365bet网站,北京赛车官网 狗年新春钜惠,北京赛车走势图 狗年新春钜惠 > 科幻小说 > 巡狩万界 > 第四十四章 战局纷变与进击的孤勇圣骑士~(二合一章节)

第四十四章 战局纷变与进击的孤勇圣骑士~(二合一章节)



    “狂舞吧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大天狗的豪迈大笑声中,无数的妖怪迈开了自己的步伐,雷霆,火焰,种种强大的力量在他们身周,与他们一同朝着前方前进,那速度并不狂暴,宛如夜行于市,神态洒然,那些在常人眼中宛如噩梦,几乎不可战胜的巨大怪物在这洪流之前被摧枯拉朽地碾压,碾碎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青坊主掌中禅杖重重砸落,淡金色的光辉轻摇,将数只灾祸横扫上挑,禅杖点地,无数经文流转。

    “一切有为法,尽归虚妄?!?br />
    沉肃低喝之中,被挑起的灾祸落地,被旋转着的经文直接淹没,随即湮灭。

    怪物凄厉的惨叫声中,青坊主的神态却虔诚安然,拄着禅杖,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,在他左侧,宛如天灾一般的暴风雪疯狂地肆虐着,而在右侧,青焰幽幽地燃烧。

    中间的僧人抬眸看了一眼那最前方的背影,左手竖起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魑魅魍魉之主的背后,乃是百鬼的狂欢!

    只要那身影不曾倒下,那么无论挡在百鬼之前的是神明,还是灾祸,只有被碾压的资格,这不仅是在心中燃烧的火焰和信念,也是不争的事实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雄壮的警察呆呆的站在原地,看着那宛如天灾一般蹂躏着人类的‘灾祸’被以碾压般的姿态击败,杀戮,粉碎,双目不敢置信地瞪大,而在同时,沉静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,抱着小男孩的少年阴阳师站在了他的身后,双目神色闪烁不定,看着那一名名传说中的存在,神态复杂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不曾见过,但是这个或许就是传说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百鬼夜行!”

    中元鬼节,鬼门大开,百鬼夜行于世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百鬼……夜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京都最巅峰的建筑之上,酒吞童子于夜风之中负手站立,俯视着下方纵横的百鬼,与节节败退的‘灾祸’,神态淡漠,双瞳深处更是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,身旁的那名柔美女子看他一眼,双目中泛起一抹异彩,抿嘴微笑:

    “百鬼夜行,真的是壮观?!?br />
    “只不过,走在百鬼最前的应该是你才对,而不是那个软弱的老头子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我对这个,没有兴趣?!?br />
    淡漠的声音响起,酒吞童子的红发在风中鼓荡着,看着下方逐渐行进到京都街区的中心的百鬼,以及带着猩红色面具的大天狗,双目微眯,一抹森寒之色于瞳中闪过,徐徐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玉藻前,源,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所谓的百鬼泯灭在这里?!?br />
    “妾身遵令?!?br />
    “嘿嘿,我等这一天,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!太久了!”

    玉藻前柔媚的低声之中,另一道隐隐有着些许癫狂的声音迫不及待地响起,紧接着,那道身影一步踏出,月色之下是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容,只是双目之中充满了血丝,脚步一踏,化为一道黑影,伴随着凌厉的破空声从这巅峰之上急坠而下,紧接着,黑夜之中便隐隐传来了翅膀急促鼓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放任他过去,没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玉藻前看了一眼已经到达了街区中央的百鬼,妩媚的脸庞上有些许担忧之色:“毕竟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不过是一只只知道乱咬人的野兽罢了?!?br />
    酒吞低沉的声音漠然响起,“任凭自己的**和仇恨支配自己,不过是自己的奴隶?!?br />
    “成不了大器?!?br />
    “差不多已经就位了,你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的神色微微一顿,目光从酒吞的侧脸上扫过,月光之下鬼王的容貌俊美而带着致命的诱惑力,只是那双眸子永远都没有注视过自己,心中微微叹息,只是面上却依旧是那一副极为柔媚的模样,柔柔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是?!?br />
    呼啦~

    裙裾飞扬,玉藻前踏步在空,裙摆之下,洁白的狐尾轻轻扫动着空气。

    夜色被皎洁的月光和火光照得一片明亮,在空中的女子手掌轻轻抬起,媚眼如丝地看着百鬼,微微一笑,随即便轻巧握紧了秀气的拳头,轻轻吐息,那声音婉转柔媚,宛如低吟浅唱,却惊起了一泓秋波。

    “天,堕!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百鬼之中,姿容绝世的冷艳女子神色微变,澄澈的双眸上抬,那双清波一般的眸子骤然收缩,下一刻,身旁悬浮着的青灯之中骤然灯火大亮!

    吸魂灯!

    轰?。?!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巨大狐火与吸人精魄的灯光重重地撞击在一起,死寂了一息之后,恐怖的气浪迸发,空气被巨大的压力对冲到化为了宛如液体一般的粘稠姿态,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,大地崩裂,车辆在气浪中扭曲,折叠,化为了废铁重重地砸出!

    两位大妖怪毫无遮掩的骤然碰撞将百鬼的队伍冲击地一片混乱,天空中的玉藻前一口银牙紧咬,双瞳之中一抹紫色的流光闪过,那狐火陡然变得更为剧烈地燃烧,僵持着的青行灯面色一白,青灯光辉大亮,那天堕之火偏开原本的方向,带着灼热的火意射向了一旁的建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爆响,原本高大的建筑瞬间被湮灭,原地只剩了一片燃烧着的废墟,汹汹火焰之中,青行灯半跪在地,殷红的鲜血顺着白皙的脸庞滑下,滴答在了地面上,触目惊心,而在同时,吧嗒一声轻响,一名极为柔媚的女子轻轻落地,手中团扇轻轻摇动,向后柔柔坐在空气之中,长腿翘起,身下九条虚幻的狐尾轻轻晃动着,与这娇柔模样截然相反的强悍气势四下迸射着。

    醉眼成丝,三步成媚。

    大妖怪,玉藻前!

    “灯,你如何?!”

    最前方的大天狗掌中战弓一扬,指向了前方的玉藻前,同时开口沉声问道,身后的青行灯擦了下嘴角的鲜血,缓缓起身:“无事?!?br />
    “继续维持百鬼夜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自身难保,还要关心其他人,你越来越不像个妖怪了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宛如夜枭一般凄厉的大笑声响起,大天狗的面色骤然变得一片铁青,下一刻,狂暴无比,贯穿天地的灰白龙卷暴起,将老者直接卷入,狂暴而锋锐的气刃带着足以切碎万物的凌厉,不住爆响,而在前方,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落下,容颜绝美,身后双持鼓动,黑羽飞扬。

    “有风鼓荡于九天之上,为罡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这一手羽刃风暴,成色如何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?!?br />
    当看到那名俊美男子的时候,百鬼之中大部分妖怪瞬间便变了脸色,首无下意识踏出一步,呢喃道:

    “二……二公子?”

    “住嘴?。?!”

    一旁陡然传来一声怒喝,令首无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,转头便看到一旁青坊主满脸铁青,手掌攥紧了禅杖,本来宁静的声音之中满是杀机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这是叛妖……不是二公子!”

    “源家上一代,只有少主一人!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哈,父子相残,血肉相杀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鬼物妖怪应该有的姿态!源??!挡在眼前者,尽数杀死便是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猖狂的笑声暴起,一手黑红之色的茨木童子徐步走出,身后数不清的妖怪,混杂着巨大狰狞的灾祸,静默之中蕴含着恐怖的压迫力,宛如军队,百鬼之中的夜叉眉头挑起,满是桀骜不驯之色地看着后方走来的茨木童子,手掌握紧了兵刃,隐隐有黄泉之水纠缠其上。

    “哈?你想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大爷我怎么,没有听,清,楚,??!”

    “黄泉·之海!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黄泉之水化为兵刃重重地斩击向了茨木童子处,却被一道黑红色的光辉轻易阻拦,崩碎成了寻常的水渍。

    刷拉~

    手掌随意一划,黑红色的光辉凝聚在鬼手之上,茨木童子放声大笑道:

    “妖怪的法则,就是胜利者拥有一切!”

    “大天狗??!将魑魅魍魉之主的身份交出来吧!我将把它送给我的朋友,唯有他才配得上这个名字!”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夜叉握紧了手中的兵器,神色愤怒地看着狂笑着的鬼王,一旁的以津真天抬手按住了他暴起青筋的手掌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来,夜叉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从最开始就落入被动之中,乱来只是会令局面更加不利?!?br />
    夜叉的额角迸出青筋,神色变换了数次,才徐徐呼出一口浊气,干硬地开口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但是就在此时,隐隐有着飘渺而鬼魅的浅唱声音顺着夜风传来,曲调婉转,引人沉迷,但是歌词却又足以骇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夜醒三千家,月洗三千刹,魂动肉麻骨生花~”

    “幸我年恰,歌我韶华?!?br />
    “眠我刃下,继我韶华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声中,穿着一袭血色十二单的妖冶女子从另一个方向踏步而出,黑发如墨般垂在身后,罗袜雪白,只是袖口沾染了点点血迹,身后清光冷杀,血痕如墨。

    恶鬼,千鬼姬。

    轻轻抬手抚了抚发丝,身后种种恶鬼出没,千鬼姬抿唇浅笑道:

    “还是这么粗鲁……茨木童子?!?br />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茨木童子冷哼一声,也不答话,只是百鬼之中的妖怪们却都极为警惕地抬起了手中的兵器,以此为中心,东方,九尾狐轻摇团扇,西方,茨木童子高举地狱之手,南方恶鬼横行,北方则是羽刃惊动天波,四位大妖怪级别的气息,以及狰狞的恶鬼,‘灾祸’,将夜行的百鬼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源轻摇着双持,满面不屑之色:“什么所谓百鬼夜行,不过是仗着数量罢……”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连三道凌厉无比的破空声骤然暴起,那贯通天地的龙卷风暴在瞬间崩散,三道无匹凌厉的箭光几乎不分先后重重地撞击在了其身上,黑羽飞扬之际,那巨大的龙卷直接崩散,依旧挺得笔直的大天狗手持战弓,漠然开口:

    “你让我说成色如何?”

    双目透过面具看向了咳出鲜血不敢置信的男子,嗤笑一声:

    “不如何?!?br />
    “比起你的大哥,云泥之别?!?br />
    “你?。?!”

    源苍白的面色骤然涨得通红,捂着自己的胸口,挣扎着站起怒吼:“住嘴!你知道个什么!”

    “身为妖怪,却宁愿安静地和人类生活!我们是妖怪!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妖怪就应该食人饮血!”

    大天狗看着状若疯狂的二子,平静开口:

    “你在否认你血脉中的部分吗?”

    铮铮铮~

    手中的战弓抬起,宛如雷霆怒吼一般的声响之中,两道宛如流光般的箭矢从弓上激射而出,一道重重砸在了源的胸口,另一道则是极为诡异地射向了看好戏的茨木童子,其速度之快令后者瞳孔骤然收缩,手掌抬起狠狠一握,火光迸射,狂暴的妖力涌动着,令周围的妖怪下意识地连连退步,远离那道身影,茨木童子缓缓张开五指,枯瘦的鬼手之中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嗤啦~

    俊美的脸庞之上,一道锋锐的口子突地浮现,血液顺着脸庞滑下,茨木童子深处舌头轻轻将自己的血液舔起,目中浮现一抹暴怒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意思?!?br />
    刷~

    战弓扬起,大天狗羽翅轻扬,漠然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来,让你们见识一下,何为我源氏诛邪神弓!何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魑魅魍魉之主!”

    铮铮铮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天狗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年曾经逆伐苍天的大妖怪,尚不曾老吗?”

    京都巅峰的建筑之上,酒吞童子负手看着那几乎是瞬间便战斗在了一起局面——大天狗一人独战茨木童子和源却丝毫不落下风,而青行灯则与千鬼姬不分上下,夜行百鬼与这一边的妖怪灾祸相争,青坊主,一目连,雪女,三者联手,勉强与玉藻前周旋着,局面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?!?br />
    漠然低语了一身,酒吞童子抬起了手掌,狂暴的妖力汇聚,化为了巨大的酒葫芦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一把吧……”

    低低的呢喃声中,妖力鼓荡,宛如烈焰般不住燃烧着,酒吞童子身上的气势便如同是烈酒入火一般疯狂暴涨起来,手掌微缩,双目牢牢锁定了下方纵横捭阖的大天狗:

    “上一个时代的老家伙?!?br />
    “就乖乖退场吧!”

    双目微张,便要挥出手掌,但是就在此时,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骤然在酒吞的背后暴起,仿佛是压抑的夜色之中陡然传来了一抹阳光般令人心中一颤,酒吞童子瞳孔微缩,手中庞大的妖力一顿,下意识就要转身反击,但是此时他手掌之上托举着近乎于全力的一击,原本灵敏的动作不可遏制变得缓慢,挺拔的身躯只是转过了三十度,那道恐怖的剑光便已经重重贯穿了他的右胸!

    身形微微一僵,酒吞目光垂落,一柄清寒的剑刃从他右胸处贯出,鲜血顺着剑身涌出,一剑要害!甚至于若非他刚刚转了一下,这一剑便会直接贯穿他的心脏!

    酒吞童子的瞳孔骤然收缩。

    好狠辣的手段!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在他心中骇然的同时,那长剑已经毫不留情,在他体内狠狠地一转,将他的右胸内部绞碎成了齑粉,随即便被直接畅快淋漓地拔出,带出了一捧鲜血,酒吞身子因为剧痛而微一踉跄,直接咳出了一大口鲜血,面庞苍白,但是神情却极为冰冷,手掌汇聚的妖力散去了三成,随即重重朝着后面挥去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妖气纵横,京都这座古老的楼阁在瞬间被妖力吞噬湮灭,但是酒吞的瞳孔却骤然收缩——一只宽大的手掌握在了他的头上!

    衣袂翻飞,楚烈一手撑着酒吞童子的头,身子趁势一转,便以闪电般的速度落在了酒吞的身后,右手持剑劈斩,与酒吞后摆的手掌重重拼杀在一起,气浪轰然迸发,双方力道互不相让,但是同时,楚烈的左手却抚在了酒吞的喉咙处。

    嗤啦——

    笼罩着一层青金色剑气的袖剑直接弹出。

    PS:今日二合一章节。

    然后因为毕业临近,嗯,我的毕业设计进度实在是……唉,所以说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可能都会是二合一章节了,字数应该是四千多些,我也不想这样,但是只有拿到毕业证之后,才能够继续做自己的事情,否则明年怕是会被拖回来再来一次毕业设计,大家体谅下?。ǹ匏溃?,毕业之后必定补偿~

    感谢小煜欣的万赏,加更在之后补上,抱歉哈(抱拳)